当前位置:主页 > 电源网 >

酿4死6伤惨剧!傲伦达IPO“敏感期”突发较大安全事故募投项目实

发布日期:2021-11-24 05:24   来源:未知   阅读:

  “魔法奇迹秀”龙华区魔术巡演持续开展导读:4死6伤,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中相关规定显示,傲伦达全资子公司凯伦达此次安全生产责任则已然构成“较大事故”,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卷入突发“较大安全事故”的凯伦达和涉及的苄草丹生产业务,更是傲伦达此次IPO募投项目的主要实施主体和拟建项目。

  “公司重视安全生产,通过制定完善的制度、强化各级安全生产责任,来规范和保障员工生产操作的安全性,有效遏制安全生产事故,保护员工的安全和健康,实现可持续发展。”一个月前,正在创业板申请IPO上市的江苏傲伦达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傲伦达”),在回复深交所首轮问询中提及的“是否存在安全隐患”时这样写道。

  然而,4月2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却给傲伦达的安全生产事故“有效遏制”说一记重重的耳光。

  4月21日晚间,一则来自于黑龙江省安达市委宣传部的消息证实,当日14时30分许,位于该市的黑龙江凯伦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凯伦达”)4名工人在停产检修苄草丹生产车间制气釜时先后中毒,经抢救无效后死亡。另有6人在对该4名工人实施救援中出现中毒反应。

  苄草丹多采用氧硫化碳、碱与二正丙胺发生成盐反应,再与氯化苄进行缩合反应生成苄草丹原药。苄草丹为高效、低毒、选择性除草剂,属于硫代氨基甲酸酯类除草剂。

  4月22日上午,安达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称,上述事情发生后安达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当地多部门参与,采取多项措施处理此事,目前有中毒反应的6位员工身体情况平稳,还在医院治疗,并且从黑龙江省邀请了医疗专家参与治疗。

  成立于2019年4月的凯伦达,法定代表人为张杰,注册资本5000万元,作为傲伦达苄草丹产品的主要生产基地,2020年,凯伦达营收近1.8亿元,为江苏傲伦达贡献净利润达4263.87万元。

  “凯伦达从事化工产品制造;农药制造,隶属于发行人主营业务。”在傲伦达最新更新的IPO招股书(申报稿)中,如此描述凯伦达主营业务及与傲伦达的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傲伦达主营化工新材料、农药原药、染料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其于2020年9月下旬正式向深交所递交创业板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此次其IPO计划发行不超过2636.67万股,预计募集5,.5亿资金。

  虽然,在IPO申报期内出现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者并不少见,但大多数皆属于“一般事故”性质,即造成3人以下死亡或10人以下重伤,而真正达到“较大事故”标准者,在近几年中,则可谓屈指可数。

  4死6伤,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中相关规定显示,因造成3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傲伦达全资子公司凯伦达此次安全生产责任则已然构成“较大事故”。

  按照国家有关处理标准,“较大事故”将报送逐级上报至省级部门,并由市级人民政府相关部门负责组织调查。

  值得注意的还有,此次卷入突发“较大安全事故”的凯伦达和涉及的苄草丹生产业务,更是傲伦达此次IPO募投项目的主要实施主体和拟建项目。

  “傲伦达其本身所在的行业为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在证监会修订发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中为编号C26的行业,近期监管层本来就在对IPO审核中,正对涉及C26行业的企业进行重点审慎监管对待,在此敏感期时,又再爆出较大的安全生产事故,双重影响下,傲伦达的IPO能否顺利推进就可谓前路难料了。”4月22日,沪上一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保荐代表人向叩叩财讯表示。

  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此次突发4死6伤的惨剧,业绩正高速增长的傲伦达是有资本成功冲击IPO的,尤其是2020年之后盈利能力的突飞猛进,更是其达成上市愿望的最大筹码。

  据傲伦达有关财务数据显示,在2018年和2019年间,其营收还一直徘徊在2亿规模上下,甚至2019年还出现了些许下滑的迹象,但2020年,即傲伦达正式启动上市申报之年中,其营收规模便一举突破了4亿,而扣非净利润,也从报告初期2018年至2019年的2604万元和4251.96万元爆增至2020年的1.21亿。

  凯伦达2019年4月设立后,2019年12月正式投入生产,仅2020年一年,凯伦达营业收入便达到1.796亿元,贡献净利润4236.87万元。

  而傲伦达旗下另一家全资子公司连云港601008股吧)纽泰科化工有限公司(下称“纽泰科”)的盈利,也几乎悉数与凯伦达有关。

  原本同样主产农药原药、 染料及中间体的纽泰科,后续受连云港2017 年“129”聚鑫爆炸事故和响水2019年“321”天嘉宜特别重大爆炸事故的影响,从2018年4月-2020年,纽泰科基本处于停产状态。

  在纽泰科短期内复产无望的情况下,主要生产农药原药的凯伦达在2019年被傲伦达设立。

  停产后,2018年至2019年,纽泰科主要通过向傲伦达或关联企业宜兴市傲伦达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傲伦达”)进出口销售产品实现收入,但接连两年皆以亏损告终,其中2019年净利润更达到-1371.04万元。

  2020年,随着凯伦达的建成投产,凯伦达将其生产的农药原药中间体销售给纽泰科,纽泰科经过沉降、检验、包装工序后继而销售给其他客户,从而使得纽泰科2020年,营业收入一举达到2.26亿元,净利润录得1353.36万元。

  可见,凯伦达对于江苏傲伦达的业绩增长居功至伟,可以说在2020年江苏傲伦达的营收和业绩的增长,大部分皆来自于凯伦达的贡献。

  在傲伦达的IPO申报材料中,其也毫不讳言地承认:“由于凯伦达建成投入生产,农药原 药生产恢复,2020 年发行人实现净利润 12,159.37万元,盈利水平实现了快速增长”。

  而据叩叩财讯获悉,凯伦达除了是傲伦达2020年业绩暴增的最大动因外,其在傲伦达的此次IPO计划中还扮演着更为重要的角色。

  据傲伦达IPO募资计划显示,其预计通过此次IPO募集资金5.5亿,投向两大建设项目,其中第一项便是“年产10000 吨双酚S、1000吨4-羟基-4-异丙氧基二苯砜、2000吨3-3二烯丙氧基 4-4-二羟基二苯砜、5000 吨2-乙基蒽醌、15000吨苄草丹建设项目(下称“苄草丹等建设项目”)”,该募投项目预计投资总额为1.75亿,拟投入募集资金1.6亿。

  在傲伦达的招股书(申报稿)中,虽然并没有透露上述苄草丹等建设项目的具体实施主体,但据接近江苏傲伦达的一位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证实,担负起该次IPO募投指向的苄草丹等建设项目的正是凯伦达。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凯伦达早在2019 年 3 月,便向安达市发展和改革局提交了黑龙江省安达市年产10000 吨双酚 S、1000 吨 4-羟基-4’- 异丙氧基二苯砜、2000 吨3,3’-二烯丙基-4,4’-二羟基二苯砜、5000吨2-乙基蒽醌、15000 吨苄草丹建设项目?的《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承诺书》并通过备案,备案项目代码为 -26-03-065334。

  而此次傲伦达募投项目中苄草丹等建设项目的备案项目代码也同样为-26-03-065334。

  显然,作为傲伦达最大利润增长点和其此次IPO的主要募投项目实施主体,随着凯伦达在4月21日突发安全事故“爆雷”,可能将傲伦达此次IPO陷入了“成也萧何败萧何”的境地。

  “凯伦达突发的这桩较大安全生产事故,很难让人相信傲伦达作为一家本来就带有高污染属性质疑的化工生产厂家其安全生产制度是完备和有效的,该事件也说明其安全生产隐患还依然以高危的姿态存在。”上述保荐代表人坦言,如此重要的全资子公司陷入安全生产事故中,并且还是IPO募投项目实施的主体,凯伦达爆发的这起4死6伤的惨案,也同时拷问着其母公司傲伦达此次IPO的内控风险。

  不过,在2021年3月中旬,傲伦达在回复深交所关于“安全生产制度是否完善,运行是否有效”的问询时,其坚称“不存在安全隐患或发生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发行人的安全生产制度完善且得到良好执行,安全设施有效运行”,且作为傲伦达此次IPO发行的保荐机构和会计师也同样在核查意见中出具了相同意见。

  “4名工人在停产检修苄草丹生产车间制气釜时先后中毒,经抢救无效后死亡。另有6人在对该4名工人实施救援中出现中毒反应”,“4死6伤”,这一串冰冷的数字背后,在江苏傲伦达及其中介机构东北证券000686股吧)信誓旦旦的无安全隐患的回复和核查背后,是四名鲜活生命的骤然而逝和六位重伤者还在生死线上努力挣扎求存。

  在IPO申报期间拟上市企业突发“较大安全事故”,在过往的IPO审核中,虽然并不多见,但也并非没有成功上市的案例。

  2008年5月28日成功上市的联化科技002250股吧)便是幸运儿之一。

  2007年11月27日,正在申请IPO上市的联化科技也突发了一起“较大安全事故”,斯时,其子公司江苏联化染料业务五车间B7厂房的分散蓝79#滤饼重氮盐生产保温环节中,因当班员工操作不当出现高温异常而发生化学爆炸,并由此引发储罐发生物理爆炸,导致8人死亡,5人受伤。由此,该事故也达到“较大安全事故”认定标准。

  在上述事故发生后,联化科技一方面主动向政府相关部门汇报整个事故过程和原因,并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工作,另一方面积极妥善处理好伤亡员工及家属的安抚和补偿工作。并在事故后对硬件、软件进行了全方位整改,最终还获得了相关政府部门出具的《安全生产情况的说明》认定公司各项整改措施已经落实,发现的事故隐患已全部整改结束。

  在经过一系列的“解释”和努力后,联化科技终于在上述事故发生半年之后成功通过了IPO审核。

  纵然有联化科技的“先例”在前,但此次要同样获得“幸运女神”的青睐,傲伦达则恐怕并不乐观。

  除了如上述所言,爆发安全事故危机的公司不仅是傲伦达最为重要的子公司还是其此次IPO募投项目的实施主体之外,早前,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目前监管层本来就正在对涉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的拟IPO项目进行审慎审核对待。

  “监管层对大部分分类为《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编号C26行业的拟IPO企业暂时放缓了其上市的审核进度,其中也包括数家已通过上市委或发审会审核的企业,这些企业后续如何处理,目前还未有具体进展。”4月初,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涉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的拟IPO项目之所以被审慎监管,据叩叩财讯获悉,这是与2021年初以来,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强调根据“十四五”工作安排部署落实“减污降碳”总要求有关。

  “按照目前监管层的处理思路,就是对涉及C26行业的拟IPO企业实行暂时放缓审理,需征求环保部门和发改委等主管部门对有关政策的意见,视后续的政策导向和主管部门出示的意见再考虑后续的进展。”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大部分涉C26行业企业的上市申请都推进缓慢。就算数家已经通过相关上市委或发审委审核尚待最后一步核准发行的拟IPO企业,在过会之后,又皆被监管层进行了新一轮的“增补”问询,大部分在企业所接到的“增补”问询仅有一问,那便是有关“发行人是否属于高耗能高排放行业,主营业务是否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行业准入条件”的质疑。

  这对行业编号同样为C26的江苏傲伦达,无疑是在安全生产问题爆发之后,附加在其IPO身上的又一重审慎监管。

  自2020年9月30日,IPO申请获得深交所受理后,即使在该次较大安全事故爆发之前,傲伦达的上市之路本就推进缓慢。

  深交所按规定纵然早在2020年10月29日便向其下发了首轮审核问询函,但傲伦达在此后则一直以更新财务资料为由中止了其发行审核流程,直到2021年3月15日,才恢复审核。而交易所下发给其的首轮问询函,也是足足等待了近5个月后,在2021年3月19日才被其提交回复。

  时至今日,从傲伦达正式申报IPO,时间已经过去近7个月,才刚刚完成首轮问询的它又遭遇较大安全事故的“暴雷”和行业监管审核的限制,双重审慎监管之下,其IPO之路将何以为继?叩叩财讯也将持续关注。

电源工程师一生的好伙伴.电源网内相关资源有开关电源,LED电源,模块电源,稳压电源,适配器等,提供免费的B2B企业黄页,电源网真诚的为您服务.